网站地图 北京大学 友情链接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内容详细页
法律与公共政策论坛
公众参与:一种新的民主理论与实践
阅读:6467次    发布时间:2009-6-4
 

 

六月二日法律与公共政策论坛:  公众参与的民主理论--中国和欧洲的视角

以下为摘录稿:

蔡定剑教授:

公众参与在中国,从十六大开始成为政治话语。在我们的政治生活和学术里面,公众参与越来越频繁。但很多公众参与还是政治话语,没有实际的可操作性,或者做起来的时候完全是形式化的。还有一种情况是用错误的方法做公众参与。

公众参与不是另外一套制度,而是行政许可过程中本身的一个制度。

最早的民主是古希腊的直接民主,然后发展到1718世纪西方的代议制民主,在到参与式民主(20世纪60世纪),8090年代发展起来的协商民主。参与式民主是代议制民主制度的一种补充形式,中国的参与式民主是代议制民主的一种补充形式和完善形式,而不是一种新的民主制度形式。协商民主是参与式民主的发展和完善的形式,也不是新的民主形式。

公众参与是指公共权力在作出立法,决定公共事务,或者进行公共治理时由公共权力机构通过开放的途径,从公众和利益相关人的个人或者组织获取信息、听取意见,并通过反馈互动来影响决策和治理的过程。从范围来讲,公众参与主体是公共机构,涉及到影响公共利益的决策和治理过程。从行为的对象来讲,不光是立法决策,也包括公共治理的过程。

第一,选举的政治过程不是公众参与。如果参与式民主也包括选举,这个逻辑关系不对。第二,纯粹的街头行动和上访不是公众参与。十六大、十七大讲的是有序的公众参与,再从中国的实际情况出发,如果把街头行动、上访的行动参与进来,公众参与就很难制度化。

公众参与的主要内容是三个方面:第一个就是立法的层面;第二个层面就是公共决策层面,包括政府和公共机构在制定公共政策过程中的公众参与。第三个层面,公共治理层面,主要在法律和政策实施的层面,基层比较多一点。

公众参与是代议制民主的一种发展、补充和完善。有人认为目前中国代议制民主搞不了,我们可以搞协商民主。完全把这个东西误读、误解了。认为我们的政治民主就是协商民主,我认为这是错误的理解。

尽管参与是民主的发展,是在批判代议制民主,批判选举民主缺陷的时候发展完善起来的,但是不是要用参与式民主取代代议制民主。

公众参与的意见不是由公众而是由决策部门、代理机构来决策。但是在一个民意的社会,这些政治家在决策的时候不太敢忽视民意,这就是公众参与发挥的制度基础。他不敢违背大多数人的意见,如果要那样,他也要做出强有力的解释。

在国外的公众参与和民主是有冲突的。公众参与跟代议制民主是一个依附的关系,它是为了完善、补充代议制民主。仅仅靠一次投票不能解决问题,有些问题必须在决策的时亲自听听老百姓的意见。这种理论根据最早可以追溯到英国(普选法)程序公正的原则。立法的时影响利益相关人的时候必须要听利益相关人的意见。公众参与特别强调利益相关人的意见,它也是基于这个理论发展起来的。

公众参与产生的理论背景主要有:(1)、50年代产生的福利政府到了60年代并不如想像得那么好。为了挽救政府的信誉,为了给政府的决策提供一个新的、合法的理由,公众参与就产生了。(2)、欧洲对民主的理论反思。欧洲对公众参与民主的研究源于对马克思主义、自由主义的经济和政治制度的反思。(3)、社会资本理论对公众参与的产生起到一个奠定性的作用。(4)、“新公共运动”和“公共治理变革”的影响。

其它理论都没有像公众参与和协商民主在中国得到这么快的反应,是因为中国在政治改革过程中,人大议会选举改革这些年不是前进,而是倒退。我们要寻找另外的途径推进中国的发展。公众参与称为试图要推动中国民主法制化的路径。

1969年谢里.安里斯坦提出了公众参与阶梯理论。在梯子的底部叫操纵,操纵和治疗,第三是告知,第四是咨询,第五个是展示,第六个就是合作,第七个是权力转移,第八个阶段就是公民控制。每一种方式下面都有一定的参与方式相配合,第一个是信息交流,第二是咨询,第三是参与,第四是协作,最后一个是授权。

公众参有三个必备条件。第一,公众参与一定要信息公开,信息不公开不可能有公众参与。第二,公众参与必须要有利害相关人来参与。 第三,反馈。没有反馈的公众参与就是表层的参与。

公众参与的新方法有市民评审团、公共调查制度、公共辩论制度、城镇电子会议、政府展销会等。

王锡锌教授:

有很多的学者在对公众参与进行深度的思考,他们这种思考对我们社会非常有价值,非常重要。改变我们世界的其实最终还是行动。

老师以及他的团队所进行的非常重要的项目,会对我们个人的生活有非常大的影响,也许我们今天看起来这些行动比较小,比较微观,但是慢慢地这些行动会改变我们的生活。

如果从欧洲,或者从整个欧美的空间来看,公众参与其实是一种后现代的民主,现代的民主是代议制民主,当然前现代的是一直强调的“直接民主”,直接民主以雅典为代表,已经有了很长时间的实践。直接民主更能够展现出人的德性,但是它的问题非常明显,最主要的就是时间和空间会对民主直接参与的效果构成影响。所以,雅典民主最后的崩溃也有很多原因,但有一个很关键的原因,就是人数太多。代议制民主是在这样一种民主向时间和空间推广、发展的必然选择,所以代议制民主是现代民主。

公众参与是对现代民主(代议制)民主的缺陷进行反思和批判的结果,它是对代议制民主的一个补强。但在中国我们并没有完成民主的现代化进程,代议制民主还有非常大的发展空间。但是非常有意思的是这样一种后现代主义民主的理论,在中国找到非常大的市场,包括协商民主。但的确要注意一种危险,就是我们假定离开比较完善的现代代议制民主,可以去实现有意义的参与和有意义的协商。如果没有一个基础性的现代代议制民主制度,即使参与也好、协商也好,最后都可能是一种表演。

在公众参与的领域中最重要的不是技术,而是基础。包括整个政治基础、社会的基础,以及基本的结构,所谓结构就是社会中和政治体制中的权力分配关系。

听证会在中国走过场最根本的问题是结构性的问题。在公众、专家和政府这三个角色之间,政府其实垄断了议程的设置权、话语权和决定权。假定权力配置结构有一种转变,比如走向治理的模式,承认多元的权力,大家以协商的模式做决策,拥有参与的技术,我们通过学习很快就会发现哪些技术最能够实现有意义的、有效率的沟通和参与。

参与其实是对中心的承认。当我们讲参与的时候,我们实际上一直在强调中心。

政治是遥远的,但行政是贴近生活的。假如我们把民主作为政治运行的模式,宏观民主就是我们讲的政治结构。在政治结构中,解决的是人民与国家之间的关系是什么,以及权力如何来分配,用什么结构来分配。比如说民主制度,代议制,在中国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都是宏观民主的结构形式。而微观政治进行管理的最好方式,除了让这些人富有意义地参与到可能影响到他们生活的这些事件中去之外,没有其它更有效、更合理的办法,这也就是我们讲的行政过程中的参与。它在中国目前是比较重要的,一方面是基于可行性的策略方面的一个考虑,另外一方面,这些最微观、最直接的领域也许是我们需要去关注的领域。

 

 

(蒋英林供稿)

 
网站介绍网站地图版权与免责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北京大学公众参与研究与支持中心    技术支持:北京互联信通网站建设   京ICP备0904177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08500号
DHL快递电话 北京DHL 白癜风 指纹考勤机 北京seo 食堂售饭机 北京建站 dhl快递电话 白癜风遮盖液 白癜风遮盖液 白癜风遮盖液 小额贷款 北京企业邮箱 北京高空作业车